新华网新加坡频道 - 本网专访林国良:中国企业的干劲很让人吃惊

05 June 2013


5月31日,第二届“慧眼中国高级领袖研修班”20名学员的结业典礼在新加坡举行。通过短短三个月的学习,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商界翘楚、高层主管及企业第二代领袖的学员们,对中国企业的精神面貌、商业环境及经济模式有了进一步了解。在结业典礼举行之后,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高新技术司司长林国良先生接受了新华网新加坡频道的专访。

主持人:我们了解企发局对这个项目有很大支持,能谈谈原因吗?

林国良:“慧眼中国高级领袖研修班”的课程我们企发局相当支持。企发局是帮助新加坡企业走出去,我们觉得这些课程对于我们的企业很有用处。中国是个大市场,同时也是一个文化大阵营,那边的领导怎么想,怎么和他们沟通,这些东西对于帮助我们新加坡企业走出新加坡、走进中国市场有非常大的用处。

   主持人:作为政府官员,您自己就有机会跑中国,了解中国市场,那么这和参加项目来了解中国有什么不同?

林国良:对。我有许多同事驻扎中国各地,而我本身属于高新技术司的,驻扎新加坡的时间较多。那么我每天接触的都是新加坡的公司,很多人对中国有很大兴趣。但是他们不可能跟我的那些同僚们每天通电话。那么我的属下就是客户管理,和新加坡公司有特殊的关系。一来是我本身的发展,二来是把我所学传递给我的手下。如果某某公司想进入中国市场,那么可以帮忙传递我的想法。当然他们有兴趣进入了中国市场后,主要还是我的同僚协助他们。

主持人:这次去中国后有什么感触?

林国良:我早去北京一天,是我头一遭去北京,所以特别要去看紫禁城。我看你们历届的主席和总理的照片时,发现身旁的一位老太太正在动情地触摸邓小平的肖像,这种情怀真的很让人感动。我在美国、英国包括住了很久的新加坡,都没有看到一个市民对领袖的那种情怀。后来去延安,去博物馆,对共产党的历史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之前只是书上读一读,这次去实地了解后,深深感受到人民对领袖的那种爱戴。这是书上读不到的,让我的印象十分深刻。

主持人:中国政府、企业的作风和新加坡的政府、企业有什么不同之处?

林国良:其实做官都差不多,对自己国家的利益比较注重。中国企业呢,我觉得冲劲很惊人,它们的竞争力很强。它们很积极主动,想做就马上去做,大胆地去做。我们多么希望新加坡的企业也是这样。我们想带他们走出去,可是有一些还是比较犹豫。因为新加坡的市场实在太小,一直待在这肯定不行。中国那么大,其实不用走出去,但是你会看到一些企业仍有着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心态。这种态度是非常难得的。可能和民族文化有关系。我还没有很深刻的了解,可是这种干劲对我们来说是很压力的。毕竟我们是合作伙伴的同时也有竞争关系。

主持人:请您给想要走出去的企业一些建议?

林国良:首先要有目标和抱负,然后要怎么做就会有不同的方式。至少你会比较积极。有些市场你需要去一步一步走。像我们企发局的作用就是先去了解企业的抱负和发展目标和他们的状况,是否应该用积极的方法或者比较保守的方法。因为各个公司发展的方式都不一样,最主要的是选对适合它们成长的模式。比如说如果是做制造业的,开工厂的,那就与电子业务有很大不同,要扩张的方式和进度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不会一概说你们全部都要冲出去。所以我们企发局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帮助这些企业走进各个市场,而中国是其中很大的一个市场。

主持人:企发局一直致力于帮助企业走进中国,那么去了中国后有没有新的感受,该怎么走,该避免哪些东西?

林国良:最大的感触是之前有一次去广州。我们想把新加坡搞智能城市的那些公司的方案和产品带到中国,看有没有机会在中国发展,而广州会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中国的企业已经发展到一个程度,他们不需要那种很渺茫的概念,而要求很具体的方案和产品。新加坡如果真要从这方面发展的话,就不可以再去说大道理,而需要很具体的方案。我想我们已经过了中国企业和新加坡企业学的那个阶段,现在是伙伴的关系。我们有哪些强项,最主要是找相对应的强项来一起发展。

主持人:此行中国给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林国良:我们到过的三个城市让我觉得发展要有一个平衡的方式。西安发展得很好,城市很现代化,但是他们没有把传统的优点去掉,融合得很好。我虽然只去了几天,但是我感受到他们把自然生态保持得很好,比如去他们的公园,早上、下午都有很多人在那边活动,空气很好,是很有平衡性的发展。我觉得这对中国以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导向。因为城市要继续发展,所以要把生态平衡做好。

主持人:有没有感受到新加坡企业要尽快“走出去”的紧迫感?

    林国良:当然有。毕竟我们是小国、小经济,如果不积极地随环境变化而变化,可能就会失去很多机会。我接触的每个人都说中国变化得很快,比如说智能城市,现在这个时期恰到好处,如果再过一两年我们的优势可能就没有了。你们有智能我们也有,那就没有什么好争取的了。

2013年6月5日 : 新华网新加坡频道 - 本网专访林国良:中国企业的干劲很让人吃惊